欢迎访问贵州热线  今天是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校外舞蹈培训调查 “下腰瘫”何以屡屡伤童?

校外舞蹈培训调查

“下腰瘫”何以屡屡伤童?

6岁的瑶瑶爱笑,总喜欢蹦蹦跳跳,她原本热爱跳舞,但因为一堂舞蹈课而失去了笑容:练习下腰时受伤,确诊为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截瘫。

罹患此病的患儿往往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形成重度残疾,瑶瑶在漫长的求医与康复过程中,遇到不少同样病症的小伙伴,他们的受伤情况大多也是因为练习下腰所致。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骨科教授郭晓东团队近年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05年至2022年,我国因下腰导致瘫痪的孩子超过1000人,这种病症也因此获得了一个俗称:“下腰瘫”。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下腰瘫”频发的背后,掩藏着舞蹈培训行业从师资培养,到行业准入,再到家长认知误区在内的重重隐疾。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脊髓损伤康复科刘根林主任医师表示,教学不符合规范或没有教学资质的学校和教师占比例大约一半,“让家长和学校都知道儿童舞蹈下腰的风险,是预防的关键策略。”

此外,一些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也承认,行业内存在一些急功近利、超前训练的现象。山东济南一家舞蹈培训机构的校长的说法比较有代表性:对于教学机构来说教师们往往需要尽快让学员家长看到教学成果,才能保证学员持续地报班学习;而对于家长来说,像下腰劈叉等有一定难度的动作往往被视为最典型的学习成果。双方的这种看似一致的需求形成了一种合力,将学员推进了与年龄、身体不匹配的训练风险当中。

6岁女童练习下腰时摔倒受伤

瑶瑶受伤,是当天第十三次练习下腰动作时发生的。

父亲唐金华说,事发2020年9月6日,当时6岁的瑶瑶在舞蹈教室练习下腰时突然摔倒,下午送到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初诊为脊椎受伤,双下肢肌力0级,当晚确诊为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截瘫,随后转院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进行治疗。

母亲张婷撇下了还在吃奶的儿子,从淄博跟到了济南,她不断地给病床上的女儿做按摩,但原本活泼好动的女儿,此刻却插着尿管,躺着抽泣。夫妻俩谁都不愿意面对孩子截瘫的现实,饱受煎熬。

彼时淄博高新区花之舞艺术培训学校的校长石欣和舞蹈老师孙晓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

事情是在孙晓老师授课的时候发生的。

那节舞蹈课从14时开始,共有10名和瑶瑶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参加。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前一个小时学员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主要做了压腿、伸展等动作的练习。从15时9分开始练习下腰,这是练习柔韧性的一种动作。

15时28分,瑶瑶第十三次自主尝试该动作,看上去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侧身摔倒。摔倒后瑶瑶双臂颤抖无法坐起,孙晓老师赶忙过去将瑶瑶扶坐了起来询问情况。后续监控显示老师数次让瑶瑶坐到一旁的矮台上休息。15时38分瑶瑶坐在舞蹈垫上哭泣,孙老师随后用手机联络并出门尝试寻找其他老师,一名男老师两次进入教室看望瑶瑶情况,此时瑶瑶已经无法自主站立行走。

送医当晚9时,瑶瑶病情确诊: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截瘫。

儿童下腰损伤后果极其严重

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治疗了18天后,唐金华夫妇将瑶瑶转到了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在这里他们才发现,与瑶瑶遭遇相仿的患者数量众多。当时同一个病区就有八九名六七岁的脊髓损伤患儿,致病原因也全部和下腰动作有关。

北京博爱医院2019年的研究课题《儿童脊髓损伤致伤原因变化特点》中统计: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博爱医院收治脊髓损伤患儿共221例。其中因下腰动作导致的脊髓损伤共75例,均为无骨折脱位型胸脊髓损伤。

2021年的另一篇研究文献《儿童下腰后脊髓损伤的临床表现及MRI特点》的统计显示,从1992年至2002年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儿童下腰后脊髓损伤占儿童脊髓损伤总数的4%,2003年至2014年占比上升为27.2%。2015年至2019年占比上升到33.9%。且仍呈增多趋势。

另据媒体报道,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骨科教授郭晓东团队近年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我国因下腰导致瘫痪的孩子超过1000人。

2022年12月16日,瑶瑶在西南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为:本次舞蹈教学下腰动作与瑶瑶的损伤后果有直接因果关系(参与度100%)。瑶瑶遗留重度排便、排尿功能障碍,构成三级伤残。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脊髓损伤康复科刘根林主任医师表示:“儿童下腰损伤后果极其严重,需要社会各界更加关注。主要表现为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后期出现严重的脊柱侧弯曲和髋关节脱位。一旦出现这种脊髓损伤,目前无法治疗。”

至于出现“下腰瘫”的原因,刘根林表示“教学不符合规范或没有教学资质的学校和教师占比例大约一半。让家长和学校都知道儿童舞蹈下腰的风险是预防的关键策略。”

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的77例因舞蹈学习导致的健康权伤害案例,其中47例直接和下腰动作相关。在这些案例中,教师持有法定中职舞蹈表演教师资格证在教学中发生的儿童受伤案件1例,占比1%。教师持有幼儿园或小学教师资格证发生儿童舞蹈教学受伤案例共5例,占比合计6%。教师不持有教师资格证发生儿童舞蹈教学受伤案例共20例,占比26%。剩下的合计占比达到67%的相关案例中舞蹈教师所持有的都是各种行业协会或培训机构下发的教师资格证。在这其中,占比最高的又是持有中国舞蹈家协会下发的教师资格证的教师。

速成的“教师资格证”

瑶瑶学习舞蹈的淄博高新区花之舞艺术培训学校宣传手册上介绍,该校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考级点。瑶瑶所在的校区13名授课教师中,有11人持有中国舞蹈家协会下发的“教师资格证”。

依据《教师资格证书管理规定》第二条,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从事教师工作的人员,必须依法取得教师资格,并持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书。《教师资格条例》第十六条规定,“教师资格证书在全国范围内适用。教师资格证书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统一印制。”《〈教师资格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教师资格证书》和《教师资格认定申请表》由教师资格认定机构按国家规定统一编号,加盖相应的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公章、钢印后生效。”

9月5日,教育部校外培训监管司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时明确表示,“中国舞蹈家协会发的‘教师资格证’只是用了教师资格证这个名称,但它不是教师资格证”。

但新京报记者在山东淄博、济南、青岛等多地多家舞蹈培训机构走访了解到,现在各地校外舞蹈培训机构从业的教师,绝少持有教育主管部门印发的教师资格证,绝大多数授课教师持有的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等行业协会或培训机构下发的“教师资格证”。

针对此情况,新京报记者向山东省教育厅校外培训监管处等处室进行咨询,教育厅工作人员回复称,只有教育部门颁发的才能叫做教师资格证,中国舞蹈家协会等机构下发的“教师资格证”严格意义上都不合法。只是因为考虑到舞蹈教育资源分布不均,各地儿童都有相应受教育的权利和需求等原因,所以进行属地管理。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山东各地,普遍将中国舞蹈家协会等机构下发的“教师资格证”视作持证人的职业(专业)证明来进行审批。

但是不同于教育主管部门印发的教师资格证的考取,需要长期大量的专业知识技能和教育相关内容的学习积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证书的获取速度要快得多。

2014年12月发布的《中国舞蹈家协会“中国舞蹈考级”师资培训班合作单位管理要求(暂行)》说明,每个培训班培训时间共计5天,每天6个小时,共计培训时间不得少于30个小时。培训费用1200元。

2015年3月31日发布的《中国舞蹈家协会社会舞蹈教育委员会“级别认证”管理办法(暂行)》中介绍中国舞蹈家协会舞蹈教育委员会“级别认证”的师资培训对象是大学、中职等院校的在校生和社会舞蹈教师以及舞蹈爱好者。培训完成后颁发中国舞蹈家协会社会舞蹈教育委员会盖章的《教师资格证书》,获得该证的教师,即可培训学生学员。

中国舞蹈家协会官网数据显示,从2006年至今,中国舞蹈家协会的注册舞蹈教师人数已经达到了287580人。

2022年5月6日,在中国文联党组第二巡视组对中国舞协分党组工作进行巡视前夕,中国舞蹈家协会下发了一份《关于中国舞蹈家协会“中国舞蹈考级”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第二条内容为:中国舞协自2020年1月24日起,已全面暂停“中国舞蹈考级”师资培训业务,并停止发放“教师资格证”及“注册舞蹈教师证”。

对于为何会出现持有中国舞蹈家协会“教师资格证”的舞蹈教师在“下腰瘫”案例中的高占比的问题,中国舞蹈艺术中心教育培训处负责人汪杨表示,中国舞蹈家协会下发的教师资格证只是针对中国舞蹈家协会考级教材使用,针对1—10级的教材发放对应级别的《教师资格证》,而不是凭证就可以随意开展舞蹈教学。

“在舞蹈家协会的教材里根本就没有下腰之类的教学内容。之所以出现那么多学员受伤的案例,是那些老师自己胡乱教导致的。”汪杨表示。

超前训练带来风险

针对汪杨的说法,新京报记者走访山东省多家校外舞蹈培训机构,舞蹈老师们一方面向记者证实了这些机构基本都会在授课过程中涉及下腰等动作,并强调这是一些舞种的基本功,另一方面也承认在行业内存在一些急功近利、超前训练的现象。

其中的原因,山东济南一家舞蹈培训机构校长的说法比较有代表性。她说,对于教学机构来说教师们往往需要尽快让学员家长看到教学成果,才能保证学员持续地报班学习。而对于家长来说,像下腰劈叉等有一定难度的动作往往被视为最典型的学习成果,“双方的这种看似一致的需求形成了一种合力,合力将学员推进了与年龄身体不匹配的训练风险当中。”

山东省歌舞剧院一位已从业20年的专业舞蹈演员从舞蹈教育的角度分析表示,之所以校外舞蹈培训机构会出现各种教学不规范,甚至教学事故的现象,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这些机构的许多教师专业素养不足。

他表示,以山东省为例,舞蹈专业的毕业生约80%是普高生,在考取大学或高职院校舞蹈专业前大多都只进行过几个月的舞蹈集训,基本没有舞蹈基础。而在上大学期间学习的内容则主要是特定的舞蹈专业方向,对于幼儿少儿舞蹈的学习训练方法并不了解。这些毕业生进入舞蹈培训市场,基本上只要花钱就能拿到中国舞蹈家协会等机构下发的教师资格证,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和习惯展开教学。

在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舞蹈培训市场越来越火热,受训学习舞蹈的儿童越来越多。随之而来,就是受伤甚至致残的案例频出。

相比于罹患了“下腰瘫”的大部分孩子来说,瑶瑶还算幸运的。

她在坚持做了3年康复治疗,花费了70余万元后,已经可以做短时间的自主行走,只是姿势怪异,大小便仍无法控制。父亲唐金华说,女儿这一生的幸福已经毁了,当初是他带女儿去报的名,他对不起女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晓、石欣为化名)

新京报暗访调查组

校外培训舞蹈孩子 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贵州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