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贵州热线  今天是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是谁在造谣,吴京得了艾滋病?


5月24日,2024文化强国建设高峰论坛在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演员吴京出现在现场。

在发言中,他表示要先相信英雄的故事,英雄的精神,才能塑造出新时代的中国英雄形象。

这也是网传“艾滋病谣言”后,吴京在国内首次公开露面。



谣言

2024年1月底,微博一家财经机构的品牌官用私人账号爆料:

“最近,明星扎堆去医院检查HIV,人心惶惶。据说有明星得了HIV,而且男女都有,大好的生命因为欲望不自爱而失去。”

原本,这条信息没能引起广泛关注,但在情人节的前一天,2月13日,风云突变。

有网民称,中国最大影视基地横店,有男星感染艾滋病并在北京医院治疗。


离奇的是,这个本来就不知真假的流言,暗示的是一个不温不火的“95后”,却在传播中变成了“大明星”,莫名其妙和吴京扯上了关系。

要知道,吴京出生于1974年,今年已经50岁,也是国内电影票房历史第一的明星,他因为《战狼》和《流浪地球》系列,成为国内重工业电影和主旋律商业大片的探索者,也为自己打上了“硬汉”和“爱国”的标签,

正因如此,他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多年来不忘对他的怨恨。

X(前称推特)平台的繁体中文用户开始疯传——染病者就是吴京,并大肆嘲讽“战狼”。

消息传回国内,大量网友冲入吴京微博账号下,要他自证清白。

随后,一场针对吴京的大规模造谣和网暴,正式开始了。


旧照

2月17日,微博大V“作家崔C浩”发布了一张吴京的病床照。

照片中的吴京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面色发黑,对着镜头比V。


由于图片发布的时机过于敏感,迅速引发了热潮。

其实,这张图是吴京2018年10月的旧图。

当时,吴京因为拍摄电影有腿伤和背伤,重新做了手术,还植入了10颗钢钉。由于媳妇刚生了孩子,他还开玩笑说,要陪媳妇挨一刀。


“作家崔C浩”在这个时机发吴京旧照,想法自然不言而喻。

对谣言来说,重要的是争议性+模糊性,能激发网民的想象,由于国内网络的特殊环境,吴京不乏争议性,那么制造模糊性,就成了“激发想象”的关键。

随后,大量嘲讽“战狼”的言论出现:


“作家崔C浩”本身就是一个谣言中心。

他常年以朝鲜国旗作为头像,此外还有“作家崔成浩”、“平壤崔小姐”等多个身份,最喜欢反串朝鲜人,发布一些博出位的惊人言论。

其实,他的真名叫张明俊,前《深圳晶报》副主编。


圈内圈外

紧接着,一位导演也下场了,以娱乐圈“圈内人”的身份,在敏感时机为这个谣言加码。

他叫封政鸿,曾参与《一步之遥》《智取威虎山》《中国机长》等多部大片。

他直接贴了“作家崔C浩”发布的照片,添加了“愿天堂没有重大疾病。”的标签。

随后,又在留言中针对“外网都说是哎”回复:

“外网传了好几天了”



外网当然不会放过配合的时机,维基百科迅速添加了“吴京,艾滋病人”的描述。


港台媒体也很快出手,大肆报道“吴京惊传染艾滋”,提示吴京将遭遇“夺位”,暗示其即将遭遇“封杀”。


拥有16万粉丝的账号“罗翔”也参与了这个谣言的制造,并一度让人猜疑,连法律大V罗翔也下场实锤了?

然而,该账号事后声明,此“罗翔”为冒充。


圈里圈外,一起对吴京发起围剿,想要做实这个谣言。

一时间,很多评论要求封杀吴京,想让《战狼》全面下架。


其实,这种无妄之灾,在吴京身上反复发生,一点都不陌生。


网暴

事实上,这已经是半年来,针对吴京的第三次大规模网暴。

而且每一次,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第一次大规模网暴,是“缅北吴京”。

2023年8月,电影《孤注一掷》上映,引发了人们对缅北诈骗案的关注。


由于吴京拍摄了《战狼2》,表明了中国军人保护海外中国人的决心,在缅北事件爆发后,迅速遭遇了大规模网暴。

在吴京和妻子的账号下,有的人喊退票,有的人喊诈骗,还有人让吴京出兵救人,


然而事实上,针对缅北诈骗,中方很快就展示出了强有力的行动。

电影上映仅仅两个月后,10月27日,缅北发生战事,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对电诈园区集中的地区发起进攻,这次攻击的代号是“1027行动”。

2024年1月,中方推动了昆明和谈,缅北达成停火,罪恶深重的“四大家族”遭到铲除,成千上万的同胞被解救回中国,这次打击境外犯罪行动的快速、坚决、猛烈,放在国际上都是罕见和惊人的。

国家保护海外中国人的巨大决心,反而在缅北事件中得到了证实。

犯罪窝点被铲除,同胞被解救,本来是大好事,对这个结果最不满意的,大概就是一直攻击吴京的那些人。

“缅北吴京”成为回旋镖,仅仅用了4个月,心怀不甘的网暴者,又开始准备下一次围剿。


家暴

围剿来的如此之快,一波接一波。

“昆明和谈”仅仅三天后,#吴京式男人#登上热搜第一。

事情的起源,是吴京在参加一场综艺时,因为自己煮好面条自己吃,没有喊妻子谢楠, 谢娜有些不高兴,说:“你烧好了应该喊我一声,说媳妇儿一起吃。”

吴京回复:“你是在埋怨我吗?你就是挑我没叫你呗。”后来还在卫生间扔了毛巾。

这场夫妻的语言冲突,竟然传成了吴京的“家暴”证据



坦白说,吴京在综艺中的表现有些“直男”,和谢楠沟通不够委婉,喜欢采用反问的语句,确实容易引发口角。

《非暴力沟通》一书中就提醒我们,语言是一种艺术,有时候放任语言和情绪,会不自觉的给对方施加压力,也容易引发误解和冲突。书中建议人们在亲密关系中,少用反问句,描述问题时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多谈论自己的感受,少评判对方。

然而,这种冲突,在普通人的家庭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哪个夫妻没有因为小事拌嘴过呢,抓着几句话上纲上线成“厌女”、“家暴”,甚至被渲染成全网的热点,也未免太过可笑。

这在逻辑上叫做“滑坡谬误”,美剧《生活大爆炸》就嘲讽过这种逻辑:

因为房间里物资少——>意味着发生地震时只能活两天——>意味着我们要人吃人——>意味着我在睡觉时,你会把我身上的肉咬下来。

1月25日,谢楠发长文回应旧综艺片段引发的争议,否认其丈夫吴京厌女、不尊重女性、不爱老婆等。

她表示:“如果质疑,那你们可以相信,我们足够相爱,如果绝对祝福,那我也得告诉大家,我们也吵吵,生活不是非黑即白。”


谢楠发声后,尽管网暴者仍然心有不甘,一直“劝离”,但是事件也渐渐冷却。

然后,谢楠发声没几天,“吴京得了艾滋病”的谣言就爆出来了,而且拿的是吴京过去的“宠妻”照片。

三次网暴,每次中间都只相隔几天,无论是网暴的密度、强度,都令人猜疑,这到底是不是巧合?


春节时,有人在新加坡环球影城偶遇了吴京一家人。

这让“吴京在北京看病”的谣言不攻自破。


还有人看到吴京在新加坡吃饭,他气色很好


然而,对吴京的围剿,丝毫没有停下。

他去新加坡过年,不仅没能让那些疯狂造谣他“在北京看艾滋病”的人有丝毫羞耻和反省,竟然成了他“润出去”的证据。


2024年2月,新加坡和中国达成协议,对中国公民免签签证,大量中国公民前往新加坡旅游,吴京一家去新加坡,也正好是这个时间点。

更重要的是,中国文化强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去新加坡旅游也好,或者去韩国、日本、东南亚、非洲、欧洲、美国等任何一个地方旅游,无论是增长见闻,还是消费娱乐,只要合理合法,都是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不应该受到任何指责。

连出国旅游都成了“罪证”,可见造谣和网暴吴京的人,缺乏最基本的公民意识和权利意识。


国旗

三次网暴,吴京都没有回应。

也许他已经习惯了,多年来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谣言和攻击。

马克·吐温在《竞选州长》中写道,一次竞选,竟让一个好人,变成了“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蒙大那小偷、盗尸犯、酗酒狂、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

吴京因为拍了《战狼2》,七年来,谣言和网暴就一直围绕着他,从过去“全家外籍”、“和谢楠双双出轨”,再到最近的“缅北诈骗”、“家暴”,甚至连“95后艾滋病”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都能硬生生栽赃到了他的身上。

这些谣言毫无根据,缺乏下限,还往往十分狠毒,带着抓心抓肺的仇恨。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这个电影镜头,对他们刺激太深了,乃至七年都无法走出来,念念不忘。


《战狼2》是一部爱国价值观电影,但从电影类型上说,是一部美式好莱坞风格的个人英雄主义商业动作片。

美国电影中类似的镜头,层出不穷。

去了外星要先在地面上插美国国旗,打外星人要美国战列舰,雷神来了要给美国队长倒酒,连变形金刚都要在美国国旗下演说:


商业大片如此,严肃电影也一样。

《教父1》中,意大利人一句独白就是:I believe America.

《巴顿将军》中,出现了惊人的巨幅美式国旗特写:


甚至连爱情电影《毕业生》中,都不忘让年轻人在美国国旗下思考,最后选择真爱。


什么时候起,为了自己的国家而自豪,成了一种“原罪”?

更可笑的是,这种定罪的方式,还充满了双重标准。


罪证

更加双重标准的,还有对偶像和英雄的态度。

美国的明星也好,电影中塑造的“美国英雄”也好,都可以有道德缺陷——比如酗酒、吸毒、滥交、醉驾、逃税、伪证、公然撒谎。

然而,他们只要在星条旗下思考人生,来一次“为了家人,为了自由,为了正义”的美式冒险,就成了大英雄。

而中国的“英雄角色”,必须在道德上毫无瑕疵,甚至连证据都不需要,只要有一些证伪起来费心费力的灰色传闻,就可以可以完成名誉上的围剿。

在姜文的电影《让子弹飞》中,就揭示了这个处境。

卖凉粉的受人指使,诬陷六子花了一碗粉的钱吃了两碗粉,街上的人跟着起哄,为了证明自己只吃了一碗,六子当众剖开自己的胃——真相是只有一碗。


六子为了自证清白,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观众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纷纷走掉。

而演员如吴京,撑起了主旋律硬汉电影的票房,从《战狼》到《流浪地球》,塑造了一个个“中国英雄”的形象,更是让他成为谣言和网暴的集中目标。

在这种攻击之下,吴京也好,还有更多的主旋律电影人,主要的力气都用在“六子吃了一碗粉”之上。

真正应该反思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英雄必须有“道德完美无缺”的要求?

何止是“道德完美无缺”这么简单,他们还要按着头,逼着人们承认,存在着两种不同的道德标准。从而让“中国英雄”更容易被某些道德脏水击倒。

又何止是吴京一个人,在过去众人口口相传的“中国英雄”里,有多少遭遇了这种脏水。

在这些“脏水式谣言”中:黄继光堵枪口时已经死了;董存瑞是被骗取炸碉堡的;邱少云不可能被火烧一声不吭,他们认为——人类做不到。

一直到亚伦·布什内尔在全世界面前的盛大演出。


他们甚至怀疑雷锋是否存在,抹黑古老的岳飞,来替赵构和秦桧开脱。

鲁迅说,有缺点的战士也是战士,再完美的苍蝇也是苍蝇。

保护我们的战士。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贵州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