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贵州热线  今天是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为什么说“家长为一撮头发赔了1万多”并不荒诞?

近日,“女童剪了一撮头发家长赔了1万多”相关话题登上热搜,并引发热议。5月26日,被剪头发的顾客发文称,自己是受害者但却被网友喷,那天是去染发的,并不想剪头发。11500元作为8次接发费用,自己还倒贴了500元。事后宝妈也非常有礼貌的道歉了,店家在价格上也做了让步,而她也只是要接回长发而已。

女童拿剪刀剪掉顾客大把头发后,顾客当场报警。理发店老板称,当时大家都在忙,女孩从柜子里拿出的剪刀。或许是童心使然,或许是缺乏相关教育,无论如何,女童这么做都给他人带来了麻烦,此事对她、对其家长带来的深刻教训自不待言。女童惹祸,责任当然在监护人。对女童不必大加鞭挞,对其家长可以追究责任。这是一个基本的是非认知,无可动摇。

然而,反观一些人士偏偏转移焦点,对着事件中的受害者炮轰。据报道,在被剪头发顾客的社交账号上出现不少充满恶意的留言,比如“我就想问你头发长不出来了嘛”“这么黑心吗?坑人家一万多,你肯定不去做植发”“你不配幸福,没有爱心,你这不配有下一代”等等。

这类指责看似充满正义,逻辑自洽,实则不值一驳。有些人可能不理解,接发的技术含义和由此产生的成本,以头发可以再长出来的自然属性,来“撞击”和“碰瓷”接发的非自然属性,这就无趣了。有亲友接过发,费用的确不菲。尤其当女性头发遭到胡乱剪短的情况下,接发的技术难度和费用可想而知。因此,“万元接发”看似不可思议,实则并不荒诞。更何况,接发原非其本意,从被剪发到被接发,也算是无妄之灾。假如非要她顶着一头乱发或者因此修剪到被小孩剪短的长度,回避个人追求的美观意义和形象意义,其实有点残忍。若是换成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另外,有人认为该顾客是“小题大做”,其实如果当“小”的代价到了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当事人的计较就合乎情理。有些人期待的圆满结局可能是这样:受害者谅解了对方,就连损失也自认了,顺便还微笑着说“孩子,没关系”。当这种想象出来的画面被打碎时,一些人可能会感觉被冒犯。但由于立论的基点就歪了,这种愤怒情绪的宣泄其实有点幼稚,也不值得。

还要注意的是,此事件中并不是一片无情的画面。被剪发的顾客表示,自认了五百元的损失,事后宝妈也非常有礼貌的道歉了,店家在价格上也做了让步。这些亮点没有被关注,反而是“万元接发”被无限放大甚至扭曲,构成了舆论场中的某种冤屈,值得反思。

当然,有些网友出于一时“义愤”,敲着键盘就上火,并非本意胡搅蛮缠,或可理解,但不提倡。

在公共生活空间,唯有始终坚持基本是非认知,大家才能在一个频道上对话、同行。否则,我们只会进入一种被偏激情绪牵引的局面,失去理性和包容的本能。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伍里川

家长教育 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贵州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